<address id="5v5tj"></address>

<noframes id="5v5tj"><form id="5v5tj"><nobr id="5v5tj"></nobr></form>

    <address id="5v5tj"></address>

      .

      排名末位被解聘員工告單位“末位淘汰”解聘違法


      排名末位被解聘員工****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告單位“末位淘汰”解聘違法

      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尚未到期********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南寧市某公司職員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卻因公司年度考核排名末位遭到了解聘。在與公司簽訂了《解除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協議》********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并領取了1********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8萬多元補償金后********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將單位告上法院。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認為********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公司單方面解聘********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違反了《勞動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應按工齡支付自己3個月的勞動賠償金差額、支付額外一個月工資差額********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共計1********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68萬多元。日前********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南寧市興寧區人民法院審結此案********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駁回了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的訴訟請求。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不服********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提出上訴。  

          官司   員工****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狀告原單位  


           雖然拿到了補償金********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但對于公司解聘自己********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始終無法釋懷。他認為********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按照《勞動法》的相關規定********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即使自己考核排名末位********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也并不意味著自己不能勝任工作。如果自己經考核確實不能勝任工作********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公司也應先對他進行培訓或調整工作崗位。而公司這樣武斷地將他“掃地出門”********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他認為公司已經違反了《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法》。  


            隨后********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向南寧市勞動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要求裁令公司按工齡支付自己3個月的勞動賠償金差額、支付額外一個月工資差額共計1********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68萬多元。  


           南寧市仲裁委認為********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與公司簽訂的《解除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通知書》是雙方真實意思的表示********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單位與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解除勞動關系合法。今年1********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南寧市仲裁委作出裁決:駁回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的申訴請求。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不服********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遂向南寧市興寧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要求公司向其支付賠償金等共計1********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68萬多元。  


           說法  “末位淘汰”解聘違法  


           實行“末位淘汰制”********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將排名末位的員工****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解聘********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單位這樣做到底合不合法?法院審理后認為********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南寧市某公司以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2008年度績效考核分數排名在本部門末位為由********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通知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解除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關系********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屬單方要求解除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關系的行為。即使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確經考核不能勝任工作********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該公司也應先對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進行培訓或調整工作崗位********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故該公司200921對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所作的解除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關系通知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因此********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雖然收到了解除勞動關系的通知********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但雙方的勞動關系并不必然因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收到該通知而解除********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而應以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實際不再為該公司提供勞動或雙方確認解除時間等事項為準。  


            200939********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與某公司雙方簽訂《解除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協議》是雙方在自愿的前提下所訂立********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是雙方協商一致的結果********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并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禁止性規定********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法有效********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對雙方均有約束力。  

           在該協議中********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與某公司雙方已確認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關系于2009228解除********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并明確了某公司應支付給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的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補償金、額外支付一個月工資********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也已領取了該款。在該協議合法有效的前提下********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再次要求某公司按違法解除勞動關系的相關規定標準支付解除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關系賠償金及一個月額外工資********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據此********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法院依法駁回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的訴訟請求。  


          提醒   3種情形可解聘  


           主審該案的羅法官告訴記者********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所謂“末位淘汰”********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是指用人單位根據其企業戰略和具體目標********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設定一定的考核指標體系********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以此指標體系為標準對員工****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進行考核********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根據考核的結果對得分靠后的員工****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進行淘汰的績效管理制度********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可以有效地激發員工****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工作的積極性。  


          排名末位被解聘員工****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告單位 “末位淘汰”解聘違法。根據我國《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法》三種情形之一的********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但應當提前30日********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以書面形式通知勞動者本人:(一)勞動者患病或非因工負傷********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醫療期滿后********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不能從事原工作也不能從事由用人單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二)勞動者不能勝任工作********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經過培訓或調整工作崗位********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仍不能勝任工作的;(三)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訂立時所依據的客觀情況發生重大變化********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致使原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無法履行********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經當事人協商不能就變更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達成協議的。因此********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用人單位以“末位淘汰”為由********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單方與勞動者解除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的行為是沒有法律根據的。  


           現實勞動關系中********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單位績效考核中排名末位的勞動者********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并不一定是不能勝任工作的********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即使不勝任工作********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用人單位也應當根據法律規定為其提供培訓或調整工作崗位。如果勞動者仍不勝任工作的********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才可以單方解除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并須支付經濟補償金。否則********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企業就要承擔違法解除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的法律風險。  


           在該案中********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南寧市某公司以“末位淘汰”為由解聘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的行為不合法。不過********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與單位簽訂了《解除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協議》********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并領取了補償金********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也就意味著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認可了公司的解聘行為。在此前提下********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楊********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某要求單位再支付違法解除勞動關系賠償金********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就沒有法律依據。  


           羅法官特別提醒勞動者********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當用人單位以“末位淘汰”為由解除勞動****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合同時********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勞動者應及時向單位指出其行為的違法性并積極協商;或者向勞動行政部門、勞動監察部門檢舉、投訴;也可以直接申請勞動仲裁;對仲裁結果不服的********安徽深安保安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有權向人民法院起訴。



      安徽深安;深安保安公司;深圳保安;保安服務

      ??
      彩票365是否正规